请你叫我曾桃花

獒龙,贺红,攻受分明!!

【獒龙】人质02

地下室have fun 不扯真人,刚才被删了不开心!!
不扯真人,囚禁play,如有不适请绕开,在车上的乘客请稍安勿躁。
02
   相爱变成猜忌怀疑的烂游戏 规则是要憋着呼吸越来越近

  马龙竟然觉得此刻的自己是慌张的,居然不知道该拒绝还是诉求,身体上和心理上的矛盾最大化,他突然感觉到现在的无助仿佛比第一次被眼前的人用暴力压在被褥上来的更心酸。闭上眼睛,他做不到睁着眼睛说瞎话“滚,你离我选一点!”

   张继科拉开两个人之间的距离,看着弯起腿将自己的物件在大腿内侧不由自主的研磨的马龙,他裂开嘴露出白森森的牙,“马龙,你要是能拒绝我的话你早就不至于在我身下待三年了!”那三年的回忆足足撑起了张继科在多年的牢狱生活,哪怕吃着无法下咽的饭还是过着天天去干体力活回来还要读书的日子,哪怕他坐在缝纫机前做鞋垫,只要他想起马龙,他就觉得什么罪都是值得的,他要好好改造早点见到他游走在心尖上的男人,他爱马龙,这种话他不撒谎,张继科这辈子骗过很多人,也做了不少坏事,可他唯独和马龙说的句句属实,也对,不然马龙怎么会有那么多证据把自己送进去?

   转身朝冰箱走去,将里面的冰块盒拿了出来,大步流星来到马龙身边笑着看地上的人惊慌失措的双眸,他倒出一块冰含再嘴里直到它开始化的淌水才从嘴里掏出来放在手里。当张继科冰凉的舌游走在自己炽热的皮肤上时,那一刻马龙竟然觉得无比的舒适,更要命的是当张继科拿着冰块从精致的锁骨一路滑倒胸前的凸起的嫩红,再顺着纹路鲜明的肌肉滑到一直立在胯见的柱,冰块快速的勾勒出它的形状后顺着沟壑来到早已溃不成军的洞口,它随着马龙急促的呼吸一张一合,渗的液体早在垫在马龙身下的飞行服上留下大片水渍。

   眼睛又多眯起一分,看着眼里的人儿身前满是自己的留下液体,不,这还不是最后的晚餐。
  张继科把马龙放倒在地上,无力反抗的马龙任由摆布,打死他都不会承认刚才他突然油生的一点期待,小洞周围敏感的肌肤感受到丝丝凉气,本来发烫的要命的肌肤在这一刻感受到冰块带来降温的舒爽,马龙情不自禁的扭动身体,他要更贴近那块冰。

   看着马龙的主动,张继科善良的如他所愿,指甲刮弄着褶皱,一使劲将化的差不多的冰块塞进洞中,眼前的人一个机灵,道出低吟。伸手够过冰块盒,坐下来欣赏冰块是如何一点点消失在褶皱中留下一汪水儿。乐呵呵的看着瘫在那里的马龙,啪的一声打在结实的圆润上邪魅的蛊惑着“我再问你一次,现在想要麽?”

   感受着嫩肉里由于突然的冰凉异物带来的震撼,他借着药物的劲儿丝毫感觉不到疼痛不适,而是没由来的快乐,心里再怎么不乐意那始终都是条件反射,来的更直接的非条件反射早就占据着意识,嘴里哼唧着,想要挣脱手腕的束缚扣扣那里,碰碰前面。毫无疑问,他的老婆只是名义上的,他们除了一个证再无其他,他的女儿也是女人带过来的,他的确在遇到张继科后对女人产生不了什么非分之想。他是张继科的受,也是张继科的兽,三年里马龙也习惯的张继科的虐爱,若非是他们抓住了打算执行任务的玘哥,马龙也不会要去把搜集到的材料上交,也不会要亲手将张继科送进去,当张继科被带进警车前回头望着自己的一刹那,什么是痛彻心扉的滋味他才算彻底的明白了。回到局里上班,听着他们大肆宣扬自己忍辱偷生的三年卧底生活,马龙觉得胸前的警徽着实碍眼,自己的毫无底线的私心也无时不刻的折磨着他的良知。

   冰块化了,只剩下水润滑着肠道,马龙忍着想要排泄出来的渴望,大口大口的吐气,他快受不了了。还没等他歇够,下一秒好几个立方体被蛮横的塞进来,棱角刮弄着肠壁,他早就没有力气将它们排除体外,任由它们在里面融化,脑袋里的那根美其名曰的理智断了弦,彻底彻底的断了,理智那东西不翼而飞,回归到最原始的兽性,只按照自己最直接的欲哭喊起来,不停的扭动着身子,手腕处的铐子不安分的摩擦着地面发出巨大的声响也盖不过马龙嘴里发出的声音。

   满意,非常满意,张继科起身踢开冰块盒,蹲在马龙面前掰过他的头,鼻尖对鼻尖。马龙动情的双眼泛着光轻飘飘的看着自己,张继科吻吻他,绅士一般询问着“想要麽?”

   马龙伸出无骨的舌头费力的滑过张继科坚挺的鼻梁“想,想的我快疯掉了。”

TBC

  啦啦啦,就不开,就不开!!渴望就现在!!

亲们,之前发的02你们能看见麽?

大家还想在地下室发生什么play?

评论(15)

热度(149)